歡迎訪問久久小說網,牢記永久域名 小說久久久的首寫字母 XSJJJ.com 電腦手機通用 !! 久久小說網是更新最快的小說網,無廣告無彈窗,綠色閱讀!!

三峽。

自三峽七百里中,兩岸連山,略無闕處。重巖疊嶂,隱天蔽日。

此時明月取代夕陽,升上灰藍的夜空,風閑氣清,三峽猿聲悲啼,催人淚下,滿地銀輝月色,顯得更為凄美。

葉凝傍著溪流而坐,輕輕洗濯著章武劍斬滅不知是第五波還是第六七波刺客后染上的污濁。

在銀色霜華下,他一身紫色道袍,面容莊嚴而又肅穆,手中之動作一絲不茍,不疾不徐,仿若神仙中人,謫世出塵。

“開歲倏五日,吾生行歸休。

念之動中懷,及辰為茲游。

氣和天惟澄,班坐依遠流。

弱湍馳文紡,閑谷矯鳴鷗。

迥澤散游目,緬然睬曾丘。

雖微九重秀,顧瞻無匹儔。

提壺接賓侶,引滿更獻酬。

未知從今去,當復如此不?

中觴縱遙情,忘彼千載憂。

且極今朝樂,明日非所求。”

灑然自在的道音從遠方遙傳過來,不用吐氣揚聲,卻字字清晰地在葉凝耳畔響起,仿佛來者正在他耳邊呢喃細語。

葉凝沒有回頭,只是唇角溢出一縷淡淡的笑意,他淡聲低吟道:“世人皆言三峽峽谷與黃河相同、既有雄偉險峻的瞿塘峽、秀麗幽深的巫峽和川流不息的西陵峽,為長江之最,貧道卻不以為然。

大河的周圍奇景首在前段金沙江內的虎跳峽,長達十數里,連續下跌幾個陡坎,雪浪翻飛,水霧朦朧,兩岸雪封千里,冰川垂掛、云繚霧繞,峽谷縱深萬丈,幾疑遠世,才是長江之最!

寧道兄,以為然否?”

葉凝從容自若的提起長劍,轉首回望向身后,一根細長圓潤的食指輕輕在劍鋒之上一彈,頓時細小的水珠四濺,迎著霜華,長劍之上似有一道利光閃過。

“貧道之前自三峽入蜀之時路過虎跳峽,便很希望能夠在那里與稱心如意的對手來一次生死對決,可惜現在對手雖是稱心如意,地點卻選在了此處!”

“天行有常,不為堯存,不為桀亡。道有體有用.體者元氣之不動,用者元氣運于天地間。所以物極必反,福兮禍所寄,禍兮福之倚……

混沌生三神,南為南帝,北為北君,中央之神名渾沌,待南帝北君極厚,于是南帝北君聚在一起商議報恩之法,想出人皆有七竅,以作視、聽、飲食和呼吸,于是為渾沌每天鑿一孔,七日后渾沌開七竅而亡。”

在曼聲低吟中,寧道奇負手走出,五縷長須隨風輕拂,峨冠博帶,身披錦袍,一股自然之氣不住從周身溢出,從天靈與涌泉灌入,與天地形成一個完美的循環,直似宇宙之一體,如空谷,如山川。

“天下既有其事,即有其理,老道平生唯順天事,從不逆而天行,道兄此言差矣。”

說到最后,寧道奇展顏微笑,盡顯一代大宗師之風姿氣概。

“后天地而生,而知天地之始;先天地而亡,而知天地之終。故有生者必有死,有始者必有終。死者生之效,生者死之驗,此自然之道也。好一個散人!”

便是葉凝見了這尊名震天下百余年的大宗師,此刻也不由在心中輕聲喝彩,寧道奇的確不負他那偌大的名頭,果真非同凡響,道行深厚。

他擁有一雙清輝而晶亮的眸子,就中充斥著一對與世無爭的眼神,瞧著它們,就像看時與這塵俗全沒關系的另一天地去,

仿佛能永恒地保持在某一神秘莫測的層次里,當中又蘊含一股龐大無匹的力量,從容飄逸的目光透出坦率、真誠、逍遙。

從這雙眼睛和他先前所吟的詩篇中,便可得出,寧道奇固然與佛門有著極其深厚的合作,但卻絕對并未像昔日的地尼那般棄道入佛,其一身之功底,依舊是極其純粹的道家精義。

“道兄何來?”

葉凝再次出聲問道,不過此刻他卻是緩緩將章武劍收起,先是稽首一禮,方才詢問。

“朝飲木蘭之墜露,夕餐秋菊之落英……老道先聞令師已悟通天人大道,又知道兄以雙十之齡,步入大宗師之境,喜不自禁,是故此行乃是欲與道友一論大道,為前往終南山求道做準備。”

此刻,寧道奇同樣也為葉凝深不見底的修為所動容,此時葉凝的狀態便是天地人形成一個渾圓的整體,內天地與外天地交相呼應,

既是天人感應又是天人合一,且能在那種截然不同的道境來去自如,讓他把握不住葉凝在下一刻究竟會有怎樣的變化。

如此修為,如此境地,在兼之可護道伏魔的無上劍術,果真不愧天下第一‘道尊’之名。

“道兄以自身的生死,體會天地的終始,自然之道,從而超脫生死終始,令青玄不禁想起莊周內篇逍遙游中背若泰山,翼若垂天之云,摶扶搖羊角而上者九萬里,絕云氣,負青天的巨鵬神鳥。

事實上,道兄謙虛自守的心法,已臻渾然忘我的境界,深得我道門致虛守靜之旨。”

葉凝從容漫步向寧道奇,聲音悠揚、清靜。

“道兄之所求,大抵是泯視生死壽夭、成敗得失、是非毀譽,超脫一切欲好,視天地萬物與己為一體,不知有我或非我的‘至人‘,逍遙自在,然青玄一身之所得,未脫老子之道,恐怕要讓道兄失望了。”

“道友莫要愧煞老道矣,老子主無為,莊子主自然,非是教人不事創造求成,否則何來老為,莊子主自然,非是教人不事創造求成,否則何來老子五千精妙、莊周寓言?唯是創造不占有,功成不自居耳。

老道一生之所學,不過‘清靜虛無’四字,虛能生氣,故此虛無窮,清凈致虛,則此虛為實,虛實之間,態雖百殊,無非自然之道,玄之又玄,無大無小,道友以為然否?”

葉凝沉吟片刻,忽而道,“道兄修老莊之道,如貧道所料無差,應首主‘虛’字,此字當是道兄一生道法之精華所在,然否?”

“道友法眼無差,所言極是。”縱使被對方將自已一身之道,以一字總結而出,寧道奇依舊是神色不變,坦坦蕩蕩,蔚然大方。

“大道之數‘虛實相生,有無同在’,數始于一而終于五,天以藏德運化,妙其所以為數之始終而神其所以為用之消長者……”

忖度著寧道奇面上的思索之色,葉凝微微一笑,“故虛一與五,退藏于密秘而弗用,則其用四十九焉而已耳。老子所謂有之以為利,無之以為用,是當其無而有大衍之用也,何如?”

“虛實相生,有無同在?虛一與五,退藏于密秘而弗用,則其用四十九焉而已耳!”

寧道奇雙目一亮,目中露出一抹深思,不過須臾,便顯出恍然之色,“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聞言,寧道奇那敏銳的心靈不由為之一動,他迅速將葉凝的一席話語聯想至自身之困惑,再以此填充自身之感悟……

這一刻,這區區三十余字,便仿若一道閃電,將寧道奇久困于心中之迷霧一劃而破!

這道閃電雖未將寧道奇心中的疑惑徹底一掃而空,卻也在迷霧中照亮了一條能夠直抵終點的道路,令寧道奇可以順著這條道前行,不必再盲人摸象似的胡亂行走!

可以說,這三十個字,就是他以后修行的綱領及方向,然而此時卻被葉凝無私的如數坦然道出,這頓時令他大為感激。

縱使自身這個年齡數倍于葉凝之上,寧道奇卻仍是堅持著長身一拜,“天數二十有五之倍數,自太極而兩儀而四象而八卦,虛實相生,有無同在……

此意恐是圣人千載不傳之奧旨,道友此言大贊,老道知矣,多謝道友慷慨!”

寧道奇一身道行之精華,散手八撲,其精要大抵在于‘運元氣于周身之內,進而行真元于天地之間;從無為而有為,有為而無為,進而有為而無,無為而有’。

此前他專注于“虛”之道,卻是一直未曾感悟到“虛實相生”之境,故使他在天人道途上頗為茫然,而今被葉凝點破,并直言“虛實相生,有無同在”后,苦修近百余年、積蓄深厚的他頓時恍然大悟。

此三十字,實是他一生道途之最終目標!

而今被葉凝點出,就好似在茫茫黑夜之中,葉凝點亮了一盞燈,照亮了終點,即使它距離終點還有一段距離,而這段路途依稀黑暗……

可能在這黑暗的途中,見到終點那一縷光,對他來說,這已是遠超他預期的大收獲,日后他若能成仙得道,羽化飛升,此三十字,功莫大焉!

……

快乐8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