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久久小說網,牢記永久域名 小說久久久的首寫字母 XSJJJ.com 電腦手機通用 !! 久久小說網是更新最快的小說網,無廣告無彈窗,綠色閱讀!!

假若突擊兵偵察兵傘兵是突入到敵人內部攪風攪雨的話,前沿基地、海外基地就是頂著敵人前線鼻子設立的部隊保障基地。

一個是刺入敵人內部卻挖不出來的一根刺,另一個就是釘在敵人眼前卻踹不掉的樁。

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缺乏后方保障,沒有足夠的人手策應,只能更多的甚至得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

假若華夏的正統打法是修筑三界這樣的城池,然后依托三界城池用堂堂正正的由自己人組成的大軍跟敵人打仗的話,這兩種就是需要利用一切資源,使用各種手段生存下去。

正統的打法中,不同的工作會有你的戰友幫你解決。

生產和后方管理有文官,后勤保障有一整個體系。情報偵查有大量的人手和設備,策應支援有無數的資源在為你服務。

戰場上,指揮的、破陣的、情報分析參謀的,各司其職。雖然也是所有的手段都會用上,可你只要做好自己的就行,其他方面會有你的戰友幫你解決。

這兩種情況下,你所在的都是自己所屬勢力最薄弱的地方,你的存在就是你所在勢力的全部。在那里,你會被全面針對。別說支援和協作了,不打你就算是對你非常友好了。

更關鍵的是,你需要面對的都是比你強很多的勢力,非常非常多的那種。

你也不想想,若不夠強,能跟你所在的勢力,也就是華夏對拼嗎?能讓華夏做不到輕易的一巴掌拍死,肯定比你一個人或者一個小團隊強很多很多。

“我們跟長生那邊聯合推演了一個名叫‘八九玄功’的功法。雖然現在還僅僅才三階,已經能評估出來。若是單論戰斗力,還算比較強力。可是,還是只能在已占有的位面中發揮戰斗力,卻不能作為偵查和突擊型的人選。”

面對黃琦疑惑的眼神,他倒是不怕自曝其短。微微聳肩后用輕松的語氣說:“每個成熟的位面對非本位面的生靈都會進行壓制。”

這話說的,讓黃琦忍不住對他翻白眼。你以為我不知道啊?我還知道,界定一個勢力一個種族能不能達到文明的層次,很重要的一個指標就看他有沒有掌握影響位面核心的能力,能不能操控位面核心消除對自己種族的壓制。

面對這個一直淡然的書記官身形的大佬,黃琦陡然意識到他為什么找自己了。

二融能力只是基礎,并不強力。

三融的看破、哀兵、突刺、寬恕、兄弟連、愈合阻斷、殘廢、志愿兵、急速訓練、家將。十個能力雖然看著非常散,完全達不到剛才所說的純化的要求。

可是,組合起來非常適合剛才他所說的那兩個定位啊。對抗位面壓制,勢力發展,勢力掌控,算得上是一應俱全。而且,這些可都是技能樹,每個都能開發出眾多新技能或者輔助技能進階技能。即便有些偏差,在后面也有補足的余地。

黃琦還沒有進行四融,或者說黃琦對四融一直沒能摸到門路。

所以,這才是前面彭教官突然出現將黃琦轉校,現在又是這位大帥級的人物突然投影過來找黃琦這個小人物聊這么多的原因吧?

“我該怎么做?現在就要跟你走嗎?”咽了咽吐沫,黃琦發現自己的嗓音有點怪。

“若是你簽了這份協議,就能享受到由華夏國防部提供的特殊津貼。其中,你能拿到的第一份福利是一份一階‘筑基丹’。這是太清一脈的核心成果,也是他們的拳頭產品。它有個別名,叫可以吃的屬性點。”

面對黃琦疑惑的目光,這位只是淡淡笑著說:“除了他們自用的,剩下能外賣的份額已經被我們全部包圓了。”

這個坑的,難怪從來沒有聽說過還有這樣的好東西。

“完整的一個療程有3個階段,每個階段能全屬性增加1點。一個療程合計也就是18點,這是供你夯實基礎用的。再配合針對性的三次食補或者三次基因藥劑,補足最薄弱的屬性,讓你滿屬性進入超凡。”

“這段時間你是自由的,只要還留在廬州界,沒人管你干嘛。你也正好趁這個時間將你的這些部下、朋友安排好。”

他的意思是后面還是得聽從安排。

“簽了協議后,我就算是國防生了嗎?”

“沒錯。科研型國防生,只要在上學期間接受安排給你的任務,然后按時將報告提交上來就好。以后,等你畢業了,我們會收錄你趟出來的這個功法,對你的個人去向不做強制要求。”

黃琦攤在椅子上,努力讓自己大腦平靜下來。

“能說說我需要完成的任務嗎?”

“沒問題。一年級的時候,你需要完成至少3個任務。當然嘍,多多益善,只要別超過升學的時間就行。這些任務是幫你夯實基礎和協助融合進階的,每完成一次任務還會獲得一部分助學福利。當然,若是你失敗了,根據失敗的情況評判。最低的是再來一次任務,最嚴重的是取消國防生資格。當然,你已經拿到的福利不用退還。”

退還是不用退還了,取消資格的原因雖然沒說,用腳指頭猜都能猜到,肯定是進階的時候出現偏差了,達不到軍方的要求,在沒有投資你的必要的時候斷掉后續的資源投入。

“二年級還是出任務,最少三個。二年級的任務地點已經是在異位面,前往我們華夏還沒有完全控制的異位面執行低烈度的任務。同樣也是,用任務換取獎勵,用成績拿到福利。”

聊著聊著,黃琦已經拿起筆,在協議上簽上了自己的大名,代表著自己已經接受了對方的要求。

“我以為你還會再問一些東西的。”黃琦簽好的文書被收走,從書記官的手上消失不見,留下了四張卡片給黃琦,還留下了一句話:“一個月后,你可以找任何一個軍需處,找里面的書記官就算完成了報道。這些,都是我的投影分身。”

軍需處的一切恢復了正常。

李隊長從蠟像狀態恢復了生機,書記官又恢復成沒有任何特殊特點,普普通通對誰都愛理不理的模樣。

投影分身?不止眼前這一個,而是在不知道構建了多少個功能型建筑后又留下了一個投影分身?

表面上,這個小小的哨所是掌控在那些三階軍官手中,最活躍的是那些二階的巡邏隊隊長,沒想到這位真正的大佬一直默默的關注著這些學習成長中的人。

“走吧。”

“你不兌換了嗎?”

“不兌換了,我想先回去了。”

快乐8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