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久久小說網,牢記永久域名 小說久久久的首寫字母 XSJJJ.com 電腦手機通用 !! 久久小說網是更新最快的小說網,無廣告無彈窗,綠色閱讀!!

在林中小心地行進了將近一個小時,仔細地檢查著地上、周圍的痕跡,沒有找到任何可以確定是那“特殊氣味”留下的。

但既然他可以清楚地聞到那氣味,就不可能沒有任何痕跡。

向坤停了下來,閉上眼睛,腦子里重構著剛剛在附近看到的景物,輔以聲音、氣味等信息。

他甚至開始嘗試著用小蘋果的那種特殊的認知模式,單純依靠氣味來構建環境。

雖然現在他還沒有完全掌握小蘋果的認知模式,不是在任何時候都能夠用她那種認知模式建立認知模型,處在時靈時不靈的情況。不過或許是他的神經對那特殊氣味實在是太敏感,敏感到可以摒棄其他的感官信息影響,所以這次在大腦中用小蘋果的方式來構建認知,效果卻是不錯。

幾分鐘后,向坤睜開眼睛,倒退了幾步,將手中的復合弓重新背到身上,把箭也放回了箭袋,然后抱住一棵樹,兩秒種就躥到了橫枝上,看著比猴子都利索。

向坤尋覓了一會,然后鎖定一片樹葉扯了下來,放到鼻端閉上狠狠吸了一口,然后將樹葉從中間撕開,觀察著它的紋理,又舔了舔撕開的地方。

片刻后,向坤將那撕成兩半的樹葉塞到工裝褲的一個口袋里,又多摘了幾片,直接從樹上跳了下來。

循著氣味,向坤走了一段,又摘了些樹葉、野花,采了些雜草,在采摘前,他還會先拿出手機拍個照片。

乍看起來,這些葉、草、花并沒有什么特別,但向坤現在卻已經十分確定,那特殊的氣味,就來自于它們——或者說周圍的各種植物。

但很神奇的是,那特殊氣味,只來自于這些植物的其中一部分,比如一部分枝丫,比如同一叢草中的一根或幾根,比如幾朵花中的一朵或幾朵。

也正是因此,之前向坤一直覺得,那氣味應該是那變異生物經過時留下,所以也懷疑那變異生物很可能離得不太遠,或是有留下如進食后的殘骸、搏殺后的痕跡等。

若不是以小蘋果的認知模式,以那特殊氣味為基礎在腦中重構了周圍的環境,他恐怕也沒法那么快發現這一點。

畢竟那氣味實在是太淡了,并不像是直接從那些植物上發出的,而且那些植物,本身也有散發著正常的氣味。

向坤之前也曾想過會不會有變異的植物,但從他自己、巨型貓頭鷹和郭天向這三個例子來看,新鮮血液是他們這種變異生物最重要、也最不可或缺的“食物”,而植物并沒有血液。

不過現在看來,本身沒有血液,不代表不能“吸血”,變異生物或許并不限于是動物。

但這變異植物也非常地奇怪,并不是整株植物都是,只是很小一部分。總不能是只有那一小部分變異了吧?而且向坤也不相信,這么小的范圍內,會有那么多同時出現的變異植物。

他覺得,這些植物很可能是某個植物“延伸”出來“寄生”在其他植物上的“分身”,就好像他建立了“超感聯系”、“情緒注入”的物品一樣。

至于它們的作用,可能是感知,或是其他。

想到之前看過的、薛主播發布到網上的野豬尸體視頻,還有薛主播等三人尸體被發現后的新聞,向坤猜測:

那個變異的植物,“獵殺”飲血的方式,很可能是通過某些方法,偽裝成普通的植物果實,讓野豬和人類“誤食”,然后產生幻覺,或是失去行動能力。

新聞里不是就說過,薛主播三人可能是誤食有毒的野果,產生了幻覺,才會最終凍餓而死,還舍棄了各種裝備,讓搜救人員很難找到他們。

回想薛主播那個發現野豬尸體的視頻,不僅是和薛主播一塊的那個野外生存專家,就算是向坤,之前也是在找其他動物或人類活動的足跡。但如果把“兇手”定為植物的話,那很多情況就可以解釋得通了。

不過從那視頻的畫面里、野豬的尸體邊上,好像也沒有發現明顯的、怪異的植物。

或者那變異的植物,也是可以“移動”的?

又或者是通過什么其他的方式,比如很長很長的根莖、枝蔓延伸過來“飲血”?飽飲之后就撤?

向坤猜測著那變異植物可能的攻擊方式,包括那只野豬身上的那個傷口,是如何造成的?

對現在的向坤而言,他比較害怕的,依然是強力的物理攻擊方式。

比如他當時在意識到郭天向跟著他的時候,要是聞到郭天向身上帶著槍械的話,那不用說,必然是不惜一切代價……先跑掉再說。

又小心地走了一段距離,幾乎將所有他能感知到、有發出“特殊氣味”的植物都采摘了下來,有些便于攜帶的,他直接塞到工裝褲的口袋里,而大部分則直接用手碾爛,然后扔到地上。

向坤檢查了一下最先裝著那些摘下的樹葉、草葉的口袋,發現里面少了一朵野花,手在口袋底摸索了一下,沾到了一些細細的灰色粉末。

那些粉末很細、很干,向坤抬起手觀察了一下,稍微點微風吹來,就將它們吹散。

這種灰色粉末,和向坤的身體組織離體所變成的粉末形態沒有什么差別,這也可以說明,那些植物的部分,確實來自于一個和向坤一樣因X而變異的生物。

但其他同樣有那“特殊氣味”的植物部分,卻都沒有變灰,很顯然它們對于那變異生物而言,是不同結構層次的存在。

向坤心里猜測著,那朵野花,可能是那變異植物直接“種”下,而那其他的植物部分,則是被它用其他方法“影響”的。

入夜后,向坤直接在一座矮山半山腰上的大石上盤腿坐了下來,將復合弓和箭袋都取下放在旁邊,鞋襪也脫下來放在邊上,時而用夜視模式,時而用紅外成像模式觀察著周圍,與此同時聽覺和嗅覺器官也是運轉到極致,收集著各種“風吹草動”。

日落以后,所有身體機能和感官能力,都比白天要強一些,再加上晚上本來環境就相對寂靜一些,各種動靜更容易傳播,所以向坤相信不論是普通野獸還是變異生物,想要靠近他,他都可以提前發現。

雖然從他發現的那些有“特殊氣味”的草木枝葉來看,他很可能已經被那變異植物提前查知,但他現在并不是很擔心,因為他通過各種已知情況評估后,認為那變異植物“獵食”的手段,他應該都可以應付。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覺得這變異植物的“智商”應該不會高——如果它有的話。

那只巨型貓頭鷹變異后,雖然可以感覺到智商有很大提升,但和人類相比依然還差得遠,更不用說連大腦都沒有的植物了。

向坤甚至開始琢磨著,如果自己“制服”了那個變異植物,要怎么帶回去?或是直接在這里“解決”掉?

但植物要怎么解決?它又沒有血?直接“榨汁”?又或者因為變異,它已經不再是植物的生理形態,而已經有了一定的動物特性?

比如它已經不需要再靠根莖從土壤吸收養分,所以可以到處“跑”了?

比如它或許也不再光合作用,甚至開始避光趨暗了?

植物的變異和進化方向又會是什么樣的呢?

它現在的形態會是什么模樣?

一株可以到處蠕動的大樹?

還是一大團形態怪異的枝蔓?

它會有些什么樣的能力?

而如果向坤“吸收”了這個變異植物,又可以獲得什么能力?

會不會也能給各種植物“嫁接”一些部位?

向坤越想越有些期待,越想越有些興奮,甚至有些迫不及待地想看看那個變異植物了,至于其中可能的危險,他也早已做好準備迎接。

向坤覺得自己這一路過來,弄掉了那變異植物那么多的“分枝”,不論那些“分枝”有沒有探查感知的能力,它都不應該沒有發覺。

就好像他建立“超感聯系”的物品,雖然只能定位、確定方向,而沒辦法感知到附近的切實情況,但如果突然斷了聯系,他感知不到的時候,就肯定會猜測那物品發生了什么的,而像小胖妞那里的硬幣、A4紙感應程度降低,同樣也能意識到。

就算植物沒人那么聰明,這種感知也不會意識不到。

而且向坤還特意在自己周圍留了幾個“分枝”沒有處理,就是要讓那變異植物能夠更有把握鎖定到他的位置。

他相信,那變異生物不論有沒有意識到向坤是同類,都會親自來探查一下。

向坤不太確定得自郭天向的紅外熱成像視覺模式,能否看到的變異植物的異常,畢竟之前他用這個模式,是沒有看出那些有“特殊氣味”的“分枝”和其他植物的部分有什么區別。

所以晚上向坤感知的重點,一直都在氣味和聲音上。

如果真的有能移動的植物,那它在移動的過程中,多少都肯定會發出聲音,造成一定的動靜,而且那聲音和動靜,肯定會十分地特別。

至于氣味就更不用說了,既然它留下的各種“分枝”都一樣能被向坤聞到那種變異生物的“特殊氣味”,那它的本體肯定也會有很強的味道。

但讓向坤沒想到的是,最后讓他第一時間發現異常的,依然是視覺,而且是那紅外成像的視覺模式。

凌晨三點多,盤坐在巨石上的向坤,紅外成像的視覺模式下,在遠處林中散布各處的紅色小點中,發現了一個藍色的點,正飛快地向他所在的方向移動。

終于特么地來了!

向坤的心中有點小激動,甚至比第一次相親還要期待和興奮一些。

那個變異植物看來真的已經有了很大的變化,從它的形態和移動的速度來看,已經更像是動物而非植物了。

向坤沒有任何地動作,只是目光炯炯地看著那藍點的移動,慢慢地等著它靠近。

不過隨著距離的拉近,擁有超強視力,又有夜視、紅外成像模式的向坤,在切換了幾次視覺模式后,卻是覺得有些不太對勁。

因為那飛速而來的“藍點”,他已經可以大略地判斷其大小,應該只相當于一個正常的臉盆大小而已,而且它移動的形態也有些奇怪,有些時候像在地上爬,有些時候又像是跳躍著把自己“扔”出去。

這是個什么奇葩玩意?

向坤越看眉頭皺得越緊,左手開始慢慢地去夠旁邊的復合弓。

快到山腳的時候,紅外成像模式下,那“藍點”停止了移動。

向坤皺眉,這東西在干嘛?不可能在那就發起攻擊吧,它又沒有迫擊炮……

正疑惑的時候,向坤忽然發現,那“藍點”開始飛速地往向坤所在位置的左邊移動,移動了一會后,又停下,再往右移動,回到了原來的位置,停下,再繼續往右移動。

向坤看得一頭霧水,這東西在干嘛?

往右移動了一會后,“藍點”開始調轉方向,往來處快速移動,似乎要離開了?

向坤愣了一下,沒來得及多想,左手拿起復合弓,右手從弓袋中抽出兩支箭,一支咬在嘴里,一支拿在手上,直接赤著雙腳從山腰飛奔而下——在山林中,他赤著腳的奔跑速度要比穿著鞋更快,而且也更能應付各種復雜地形。當然,即便以他現在的體質,沒跑多遠腳上就會血肉模糊,只能忍痛等它自愈。

向坤從山腰沖下,很大一段距離基本都是直接用跳躍的,因為豐富的“沖山”經驗,以及下午過來時特意踩點、觀察,他早就計劃好了最快的下山路線,所以下山的速度極快。

但那“藍點”的速度同樣很快,在林中飛速穿行。

沖下山后,沒有了高點的優勢后,向坤的紅外成像模式穿透距離也有限,無法再直接視線鎖定目標,只能依靠氣味追蹤。

他已經聞到了那個變異生物的“特殊氣味”,這氣味和他白天從那些“分枝”上聞到的氣味同出一源!

雖然全力狂奔,但快到那“藍點”之前停下的位置時,向坤依然開始減速,切換視覺模式進行觀察。

向坤之前認為那變異生物如果之前是植物的話,那它的智商應該高不到哪去,但畢竟只是他的猜測,該有的謹慎依然需要,否則要是栽到了一個“植物”設置的陷阱里,那丟面子事小,丟了小命才是大事。

————

推薦一本歡樂逗比的新書《萬界圓夢師》

快乐8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