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久久小說網,牢記永久域名 小說久久久的首寫字母 XSJJJ.com 電腦手機通用 !! 久久小說網是更新最快的小說網,無廣告無彈窗,綠色閱讀!!

吳倩去換裝,王子安在想劇情,思考如何設計。

諾蘭則跑了。

一部電影拍攝過程中,計劃會經常變,或大或小,或無關痛癢,或致命危機。

塞一段無關緊要的戲,對諾蘭來說無足輕重,一切在掌控中。

現在,諾蘭可以先去拍掉登特和局長的戲。

醫院里的劇情,登特和局長也有戲份。

那是登特被毀容,變成雙面人,剛從現場救回來時的戲。

諾蘭可以等王子安跟吳倩設計好劇情,甚至可以把掌鏡的權力交給王子安。

拍不好大不了不用,反正拍戲浪費素材,是所有導演不可避免的一件事,或多或少而已。

貝爾看到王子安這邊的戲先擱置,諾蘭找艾倫和飾演局長的奧德曼開戲,有些奇怪,過來詢問王子安。

“我的兄弟,你先一邊玩去,我在給我和我的助理設計一段劇情,臨時的,時間緊迫。”王子安打發走湊過來的貝爾。

貝爾一臉震驚。

what?

諾蘭什么時候這么任性了?

臨時加一段戲?

向來嚴謹的諾蘭,不是沒臨時突發奇想加過戲,但很少很少。

至少貝爾就沒碰到過,他可是和諾蘭合作過的演員。

那時,整整一部戲,諾蘭全部按計劃進行拍攝,沒中間塞人塞戲。

現在,很明顯,諾蘭塞戲了。

塞就塞,還交給王子安來設計?

貝爾不知道的是,他這幾個月苦不堪言,被諾蘭通知修改劇本臺詞多次,罪魁禍首就是王子安。

但諾蘭沒說。

他擔心王子安沒那資歷和權威,貝爾知道后會產生心理抵觸。

出現這種情況很正常,沒人會對一個沒資歷,比自己“渺小”的人服氣。

“我是不是掉坑里了?”被趕走后,貝爾有些蛋疼。

諾蘭是不是變了啊?

這個劇組是不是要垮了啊?

第一天就這么亂來,今天是熱身玩耍來的嗎?

但醫院場地不是那么好租賃的。

貝爾失魂落魄。

沒多久,吳倩穿著護士裝過來找王子安。

很清新漂亮的一個女孩子,由于還在上大三,她稚氣未脫,看起來很清純很粉嫩。

少時目前主要走的路線是唱歌,吳倩不一樣,走的是演藝道路。

她唱歌當然也可以,但不會花太多的時間和精力在這上面。

“表哥!”吳倩過來后,一臉興奮坐王子安旁邊。

王子安想到了一段劇情,但還沒確定下來,問吳倩:“你也想想,劇情是我從你手中搶手推車,怎么搶,在哪搶,說什么臺詞,你給個建議。”

“啊?”吳倩懵逼。

讓我設計劇情?

這個任務……

吳倩從來沒想過。

這對她來說,太遙遠了!

現在的吳倩,能有個戲拍,甭管戲份多不多,她都很知足了。

設計劇情,天啊,吳倩感覺自己被王子安的這一擊壓得喘不過氣來。

“我……我不會啊。”她惶恐道。

“算了,我自己來。”王子安知道這個任務對目前的吳倩來說太重,她想都不敢想的事,突然讓她做,肯定做不來。

也就王子安編過太多故事,這事倒難不倒他。

問題只在于編得好不好。

吳倩此時的大腦的確一片空白,根本沒法參與設計劇情。

想好劇情,王子安也不急著給吳倩說,而是先過去看艾倫和奧德曼的戲,也許有觸發呢。

這兩人的戲還沒開始,在做最后的準備。

空間小,以致病房里沒幾個人。

王子安仗著主演、二號的身份,勉強擠了進去。

病床上,鏡頭前的艾倫穿著病服,左臉貼感應器。

貼感應器是為后期做特效準備的。

電影里,艾倫飾演的登特此時左臉是毀容的,血肉全掉,牙齒骨頭全露,很嚇人。

沒多久,《黑暗騎士》正式開機。

大概是還沒狀態,艾倫和奧德曼被咔了很多次。

諾蘭也不急,每咔一次,就給艾倫和奧德曼一兩分鐘的時間來調整狀態。

貝爾也是有資格擠進病房觀戲的劇組人員之一,此時看到艾倫的狀態越來越好,他看向諾蘭,然后又看向王子安。

“諾蘭好像有點壞啊,艾倫這段戲拍完,跟王的戲才是今天的重頭戲。兩人飆戲,艾倫現在先找感覺,明顯有優勢。”貝爾心里的小人又跳出來搗亂。

王子安跟吳倩的戲,劇情是什么,貝爾已經知道。

就搶個手推車,跟主線沒干系,估計能忽略不計,不利于王子安找感覺。

一旦跟找到感覺的艾倫飆戲,貝爾覺得,王子安的壓力會很大。

有時候,一著不慎,滿盤皆輸。

假如王子安被壓制太厲害,會一整天甚至很長時間找不到感覺。

諾蘭倒真的不怕王子安被艾倫壓制,當初,沒化小丑妝的王子安試鏡,黑化起來令人心悸。

準備了這么久,諾蘭對王子安的表演更加期待。

從討論劇本上來看,諾蘭就篤定,王子安是一個將演戲融入骨髓的一個人。

這樣的人,往往都是偏執的,也往往都是天才,成功者。

醫院的劇情拍攝時間很緊張,而劇組的攝像機很多,一個病房的拍攝,用不到那么多機位。

所以,艾倫和奧德曼那邊的戲在拍,王子安和吳倩的戲也可以同時進行。

在觀看一陣子艾倫和奧德曼的戲后,王子安開始跟攝像師講自己設計的劇情和要求。

攝像師了解一番后,帶隊去架機。

道具組也按王子安的要求去準備。

最后,王子安才跟吳倩講戲。

講完后,王子安又對她叮囑道:“講臺詞的時候,語速要快,表現盡可能干練點,你的戲本來就可有可無,露臉的時間肯定要限制到最低。雖然我們拍起來可能有十幾分鐘的鏡頭,但后期要是我來剪的話,最多也只能要十幾秒,甚至更少。導演不是我,肯定只會比我要的更少,甚至全部砍掉。所以,你要全力以赴,表現好自己。”

吳倩像是戰士得到軍令,準備上戰場,一臉凝重。

對于諾蘭讓自己執導這段劇情,王子安并不是特別意外,前世的《黑暗騎士》里,諾蘭對希斯偏愛有加,就曾讓希斯執導過兩個鏡頭。

快乐8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