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久久小說網,牢記永久域名 小說久久久的首寫字母 XSJJJ.com 電腦手機通用 !! 久久小說網是更新最快的小說網,無廣告無彈窗,綠色閱讀!!

東部王國,首都倫森堡。

優雅的王宮茶室里,豪威爾將軍正獨自一人小酌,四下里無人,哪怕是負責值守此地的衛兵都悄然撤退到足夠安全的距離——據說老國王被刺殺之后,豪威爾將軍便心痛不已,這是他每日排遣哀傷的方式。

在這個風起云涌的節骨眼上,沒人敢觸怒這位實權在握的大將軍。

茶室里,豪威爾靜坐許久,忽然間,他睜開了雙眼。

茶室的其他位置上,閃過幾個虛擬的人影,那些人影雖然看不太清具體的形狀,卻能發出穩定而清晰的聲音。

算上豪威爾在內,總共有六個人。而茶室里事先準備好的坐墊卻有七個。

“奎爾拉斯得手了。”

有人說道:“但我仍然很擔心,霜巨人是否能真的歸來?女神真的被我們蒙蔽了嗎?我們的計劃……”

豪威爾將茶杯放下,平靜地說道:

“諸位,我們成立藍衣教是為了什么?”

其余五人紛紛沉默。

“為了自由。”有人這么說道,但聽上去有些勉強。

“為了力量。”也有人直言不諱:“彌賽拉的教義不符合王國發展的利益,也違背了我們壯大實力的宗旨。冰雪女神教會正在逐漸蠶食東部王國的世俗權柄,所謂的神意越來越像一個笑話,鬼知道那些神到底在不在乎北大陸發生什么……”

每一個人都發表了自己的觀點。

到了最后,豪威爾笑了笑:

“看起來大家都有自己的想法,這很正常,只要我們有共同的利益,就能坐下來好好合作。這一次藍衣教,就是我們完美的杰作。”

“無論冰雪女神做出怎樣的應對,無論奎爾拉斯成敗與否,無論霜巨人是否歸來……這一切都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們已經成功了。我們是一個偉大的團隊。讓我們看看我們都有什么人吧!”

“奎爾拉斯先生,他是個很聰明也很狠辣的男人,為了庫特林人的復興他可以犧牲一切;在藍衣教的成立方面,他雖然礙于身份的隱藏,沒有出過什么力,但他的存在,才是藍衣教必須成立的理由。”

“司湯達先生,雪原城城主,當年以軍部天才少年出道,卻僅僅因為觸犯了某個權貴的利益而被長年冷藏,一直到被發配雪原城才展現出自己真正的才華,和十八級劍術大師比起來,更寶貴的是他的政治頭腦和軍事才華。”

“辛翠拉女士,倫森堡名媛,大家都以為您只是一個留戀名利場的浪蕩女子,卻不知道這些年您掌握的情報足以顛覆大半個東部王國。我們這些人的相聚,沒有辛翠拉女士的穿插連線幾乎不可能做到。除此之外,您還掌握著東部王國最出色的死士軍團。讓人驚嘆的能力。”

“努比亞先生……”

……

豪威爾不吝贊美地評價了自己的六個伙伴,這六個人,在整個北大陸都是頗有名望的人,而如今,卻因為某種原因團聚在一起,為了某個目的暗中出力。

藍衣教,只是他們的第一個作品而已。

“至于我自己,我只是個有些野心的無名小卒。”豪威爾有些自嘲地笑了笑:“但這無關緊要,我對我們的事業非常有信心,我認為一切都發展良好,處于正軌之上。”

“正如我之前所說的那樣,我們已經成功了。”

“所有的障礙都已經掃清,我們現在需要的只是靜靜等待,等待戰爭的爆發。”

“或許有人會擔憂一場持續太久的內戰會影響東部王國的國力,說真的,我并不這樣認為,我認為只有經歷流血的痛苦,才能喚醒北地人的血性。我們在虛假的和平之下已經沉寂了太久,麻木了太久。”

“久到我們幾乎忘了,在北方的那條邊境線外,還有一個等待我們去征服的國度!”

“我們的士兵曾經飲馬艾法莉亞的叢林,若不是所謂的神意,我們早已踏平整個艾法莉亞秘境!而最可笑的一點是,發起戰爭的,是教會的神意;終止戰爭的,也是他們。”

“是時候讓我們自己來做決定了。”

說到這里,豪威爾默默地將茶杯里的茶水換成了鮮紅色的酒。

他高高舉起酒杯,鄭重道:

“為了萊茵王國。”

“為了北伐。”

其余五人紛紛跟著低聲吟誦。

啪的一下。

虛擬影像消失,豪威爾似乎有些疲倦地將手里的紅酒一飲而盡,最后輕輕嘆了一口氣:

“為了凱撒。”

……

霜巨人寢宮,咫尺神國。

在暗月之子面前,奎爾拉斯沒有隱藏自己的底牌,反而是一鼓作氣將所有秘密都揭露了出來!

一張張藍衣教的虔誠面孔,代表著熊熊點燃的信仰之力。

這些信仰之力會化為最純正的神火,點燃霜巨人的神格,再加上一定的儀式配合,奎爾拉斯還真有可能將霜巨人復活。

更恐怖的是,奎爾拉斯巧妙的安排,讓藍衣教的信徒混入了女神陣營之中。

這會導致一個非常極端的現象出現——冰雪女神彌賽拉的信仰之力會受到很嚴重的玷污。

霜巨人重生之后,極有可能會直接誕生于冰雪女神的神國之內!

到時候,究竟是女神下逐客令,還是霜巨人鳩占鵲巢,就不好說了。

“奎爾拉斯先生……真的好厲害。”

暗月之子非但沒有惱羞成怒,反而露出了一副謙虛好學的樣子。

他一邊嘆氣一邊撓腦袋:“你說的太對了,我就是腦子不太好使,經常算計不過別人,所以遲遲沒有封神……”

奎爾拉斯似乎很了解暗月之子,在確定沒有機會獲得神格之后,這廝基本上不會像其他人人一樣暴怒出手。

這樣一來,他在霜巨人寢宮里就沒有了敵人,可以專心進行霜巨人復活的事宜了。

奎爾拉斯現在的狀態很糟糕。

他不是神明,他僅僅是擁有霜巨人血脈的后裔。咫尺神國,是他通過燃燒神血強行支撐起來的。

這一點,暗月之子其實早就看出來了,但他很佩服奎爾拉斯,為了復活先祖,竟然肯犧牲自己。

不過,從他忍辱負重安插到冰雪女神教會這么多年臥薪嘗膽就能看出,復活霜巨人,可能是這位阿特薩姆后裔的唯一執念吧。

這是他活著的唯一理由。只要能在死前看到那一幕的誕生,他一定會欣然離去。

暗月之子越想越是欽佩,越想越是心酸:自己好歹也是個古神新生,憑什么沒有這樣靠譜的后代呢?別說沒有后代了,連辛辛苦苦找了個看上去很機靈的守護者都不那么靠譜。

暗月之子心里那個難受啊,差點沒直接哭出來。

他收起了地上神國,靜靜地觀摩虧奎爾拉斯的操作。

他是抱著學習的心態的,現在多學著點,以后有機會封神了,才能避免出糗的操作。

“我的時間不多了。”

“咫尺神國出現之后,就再也無法瞞過彌賽拉的眼睛。”

“請您蘇醒吧,偉大的霜巨人!”

奎爾拉斯將鵝卵石捧過頭頂,開始吟誦一連串古老繁復的咒語。

咫尺神國在不斷縮小,而神國里涌現的源自于藍衣教的信仰之力,卻越來越洶涌澎湃!

不僅僅是藍衣教,那些信仰著霜巨人和阿特薩姆的庫特林人,也仿佛受到了奎爾拉斯的感召,開始不由自主地吟誦霜巨人的真名。

那一刻,整個北地的天空都出現了蔚藍色的霞光!

奎爾拉斯的身軀開始燃燒。

大量的信仰之力涌入鵝卵石,神火越來越烈,最終,鵝卵石開始融化,變成一灘近乎膠狀物的東西。

它在神火中上下蒸騰,在奎爾拉斯的咒語中拉扯變幻,在庫特林人們的銘記和默誦中漸漸成形……那是一張粗獷無比的臉。

淡黃色的臉從鵝卵石里氤氳出來,從一開始的霧氣變成了幽靈般的人影。

和他一起出現的,還有一團顏色類似,但是形狀卻不相同的氣體。

一大一小兩個靈體就這么出現在了咫尺神國之內。

奎爾拉斯熱淚盈眶。

哪怕這一刻,他的雙腿已經被焚燒殆盡,神火已經點燃了他的腳踝!

他的神性不足以支撐他登臨神國,哪怕是咫尺神國這種暫時性的超然領域。

但他還是欣喜若狂。

因為他終于見到了這兩個他曾承諾為之奮斗一生的男人。

他做到了!

霜巨人。

英雄阿特薩姆。

“偉大的神靈霜巨人!”

“尊敬的英雄阿特薩姆!”

“你們的后輩血裔奎爾拉斯在此呼喚你們的遵命,請在我的咫尺神國中復蘇、復活……”

奎爾拉斯顫顫巍巍地喊出了最后的咒語。

那一刻,兩團靈體陡然一顫。

奎爾拉斯事先在咫尺神國準備好的無數材料齊齊融入神火之中,消失不見。

霜巨人睜開了雙眼。

他看上去有些茫然,有些遲鈍:

“復蘇?復活?”

奎爾拉斯愣了一下,不過他明白,潛藏于神格之中的霜巨人殘靈是非常殘缺的,只有霜巨人的本能,沒有霜巨人完整的人格,只有借助信仰之力,依靠千千萬信徒記憶里美化的霜巨人印象,才能重新組成霜巨人完整的靈魂。

雖然那樣復活的霜巨人是否仍然是古代的霜巨人就有待商榷了,但最起碼,復活的霜巨人是會守護庫特林人的神明。

這就足夠了。

“我已經替您準備好了神火,您昔年的神格、神國和神力,全部都在這里。”

“只要您愿意,現在就可以復活!”

“偉大的霜巨人,我們需要您,您的子民無時不刻地在思念您……”

奎爾拉斯動情地說道。

旁邊看戲的暗月之子忍不住都開始悄悄抹眼淚了,瞧瞧人家的后代,多感動啊。

霜巨人的英靈沉默了很久,才緩過神似的。

他繞著咫尺神國走了半圈,靜靜凝視著這片寢宮,神情變得復雜了許多。

“這是我的墓穴。”

“我想起來了一些事情,有愉快的,也有悲傷的。”

“只是我不明白你在做什么。”

“我已經死了,隕落了,永久地消失了。”

霜巨人有些不解地看著奎爾拉斯。

后者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他根本沒想到,自己窮盡心力復活的霜巨人,在蘇醒之后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但奎爾拉斯仍然是機變很快的人。

他快速道:“可有人記得您!您的子民沒有忘記您!”

“神明的死亡不是真正的死亡,只有您徹底被遺忘了,才是真正的死亡。”

霜巨人皺了皺眉頭,斟酌道:

“你說的有一些道理。”

“可是與我又何關呢?”

“我是北方的戰神,天地賦予我生命,我為這片天地戰爭至死。在隕落之前,我經歷了太多太多的戰斗,那是一段漫長到無法用語言描述的歲月。”

“我廝殺了太久,一直到最后,我燃燒干了我所有的神血,然后倒下了。”

“那個時候,我終于解脫了。我太累了,太累了,太累了……”

“但我無愧于這天地,無愧于子民。”

奎爾拉斯怔怔地聽霜巨人敘述遠古時代的慘烈戰爭,心頭越發發堵。

“可你是霜巨人,你是我們的神啊!”

他有些語無倫次了。

霜巨人的靈體卻開始變得不再凝固,他那粗獷的臉上露出了溫暖的笑容:

“神,也會累的啊。”

“謝謝你們還記得我。”

“可是現在,我只想休息,讓我長眠于此地,便是對我最好的嘉獎。”

說罷,它的靈體靜靜地消散了,有一部分融入了神格之中,有一部分,卻是主動飄散,離開了咫尺神國,消散在了寢宮里。

奎爾拉斯徹底呆住了。

寢宮里,忽然傳來了不合時宜的哭聲:

“嗚嗚嗚,太感人了,霜巨人前輩一定是太辛苦了,我上輩子肯定也是這么辛苦,才會隕落的……他都不愿意復活了,當個古神也太吃力了,太心酸了……”

暗月之子顯然是被觸動到了,發出嚶嚶嚶的哭聲。

宋英估計是嫌他丟人,早就跑的沒影了。

奎爾拉斯沒有理會他們,而是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似的,抓住了阿特薩姆的靈體。

“你呢?”

“你是庫特林人的英雄,我們一樣將您的事跡銘記于心!”

“難道您也要和霜巨人一樣拋棄我們嗎?我們需要像您一樣的英雄啊!”

阿特薩姆的靈體緩緩轉過身來,看上去有些木然。

……

快乐8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