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久久小說網,牢記永久域名 小說久久久的首寫字母 XSJJJ.com 電腦手機通用 !! 久久小說網是更新最快的小說網,無廣告無彈窗,綠色閱讀!!

我是誰?

我又在哪里?

這一句“大明獨缺的一美”竟令眾人生出一種穿越的錯覺來。

因為這與他們之前設想的場景,是南轅北轍,正好相反。

幻覺!

一定是出現了幻覺!

不少書生是不甘心的揉揉眼睛,又凝目看去,頓時是面如死灰。

因為那胖胖的老者乃是武英殿大學士魏星海,在朝中有著妙筆丹青之稱,哪怕是在這里都找不出幾個能夠與他賞畫論字的。

但這怎么可能?

為什么堂堂魏大學士竟然會幫著郭淡說話?

姜應鱗都想將耳朵給擰下來,要這耳朵有何用,不可思議道:“下官愚鈍,不知魏大學士此話從何說起?”

魏星海撫須笑道:“自古以來,不少書畫大家好畫山水,也有不少好畫牲畜,皆是畫得惟妙惟肖,然而,相比起來,畫人的反而不多,而且,即便是一些書畫大家,都難以將這人畫得生動,故而我將其稱之為獨缺的一美,然如今這一幅風華絕代足以彌補這缺失的一美啊,生平能夠見到此畫,老夫也算是夙愿以償啊。”

說著,他又向申時行等人拱拱手道:“這不過是在下的拙見,讓大家見笑了!”

見笑?

“聽哭”更為妥帖吧!

那些書生真的要哭了。

申時行笑道:“若論這字畫的造詣,申某可是遠不如魏大學士,不過申某也覺得魏大學士說得非常有道理,這畫確實畫得非常像,猶如真人在面前一般,令人嘆為觀止啊!”

不少大學士紛紛點頭,竊竊私語著,討論著這新穎的畫技,甚至有些大學士手癢癢,抬手比劃起來。

“老夫一生中臨摹過上百幅名畫,可這幅畫卻難以看出頭緒來。”

“嗯...這畫確實越看越神奇。”

“不可思議,真的不可思議。”

......

至于那兩點,皆是避而不談。

姜應鱗等一干言官御史,聽著他們的正兒八經的議論聲,個個都覺生無可戀。

敢情你們還真的是來參加畫展的。

比起在門口的那劍拔弩張,此時院內可真是洋溢著藝術的氛圍。

這甚至感染到不少書生,尤其是那些好書畫,品行端正的讀書人,他們不禁自慚形穢,看看,這就是他們與那些大學士的差距,他們眼中是那兩點,而這些大師眼中卻是畫技,卻是美。

卻不知這些大學士也是無可奈何,就韋休道這些大學士,個個都是官宦世家,士紳家庭出身,有錢,才華橫溢,長得又帥,要命的是,這文客最騷,誰家沒有幾房小妾。再加上明中后期,這奢靡之風,充斥著朝野上下,大多數士大夫的私生活都比較亂的,這種畫若是都打上yinhui的標簽,那他們就別活了。

然而,此事越鬧越大,他們也怕引火燒身,故此很想盡快了解此事。

其實若非郭淡事先言明,尼姑系列跟他沒有半點關系,他們還真不太敢來,可能還會要阻止此次畫展,天知道郭淡會拿出什么畫來,到時在那些畫里面看到自己,可就尷尬了。郭淡表明那些系列跟他沒有關系,并且還報了官,明顯就是在釋放善意,他們也知道,自己也得做出一定的讓步,他們也知道,皇帝全都看在眼里的。

但不得不說,他們的演技是相當精湛,說得也是頭頭是道,非常公正,非常有感染力,不能從他們身上感受到半點心虛。

原來如此。

王家屏、余有丁等內閣大學士,不禁相視一眼,他們已經漸漸明白這畫展的真正目的。

申時行瞟了眼郭淡,只見那廝都已經快站到墻角上去了,讓整個場地都給他們空出來,顯然今日就不打算開口,意思也很明顯,這事是你們捅出來的,你們得給我圓回去,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說話的郭淡是非常令人討厭的。

但不是說話的郭淡,卻是更加令人討厭。

而那些大學士聊得越發起勁,渾然不顧那些徒子徒孫們想要自殺的神情,是眼中放光,仿佛發現了一個新得寶庫似得,迫不及待的往里面走去,與第一次來的那些公子哥們也沒有多大的差別。

姜應鱗那叫一個郁悶,他今日來是沖著郭淡來的,沒有想到郭淡跑去蹲墻角了,而這些大學士臨陣倒戈,他雖然也是滿腹經綸,但是書畫方面的造詣還不能夠這些大學士相提并論,他使不上力,突然間,他眼中一亮,快步上前,來到樹下的一幅畫前,問道:“不知各位大學士以為這幅畫又如何?”

眼中帶著幾分挑釁。

這幅畫正是那美人出浴圖,只見一名年輕貌美的女子站在一個水池邊上,晶瑩的水珠仿佛在那白皙細膩的肌膚上流動著,纖細的雙臂微微張開,兩名丫鬟拿著一件輕紗正準備幫她披上,也就是說還未披上,女子的整個后背包括臀部,都落在大家的眼里。

不少書生紛紛用袖袍遮臉,此等淫穢之畫,怎能放在這朗朗乾坤之下,正確的姿勢,難道不是躲在被窩里面鑒賞么?

魏星海突然道:“聽聞那朱家小子有一怪癖,好像是說不能近女色?”

“何止是不能近女色,我那賢侄小時候見到女人,都會暈倒,老夫曾親眼見過一回。”

只見一個身材魁梧的老者走出來,正是英國公朱元功。

平日里這些國公們參加什么聚會,可都是走在前面的,今兒有些不一樣,他們都走在后面,非常低調,一進園內,目光到處掃射,充滿著心虛。

韋休道好奇道:“那為何他能畫得此畫?我聽聞這些畫,可都是照著真人畫出來的。”

“回大人的話,現在朱公子好了一些,但也只能遠距離看著,若是離得太近,還是會暈的。”

只見人群外有著一人一邊蹦跶著,一邊大聲回應道。

不是郭淡是誰。

“原來如此。”魏星海笑著點點頭。

姜應鱗納悶道:“魏大學士,這與此畫有何關系?”

“可是大有關系。”魏星海擺擺手,又是笑道:“畫中女子雖未穿得衣裳,但我卻從中看不到半分邪念,想必朱家小子畫此畫時,心中定是一片坦然,故而他才敢拿出此畫來,供大家欣賞。”

姜應鱗郁悶的看著魏星海,你這舔得也太沒有下限了,還一片坦然,說得自己親眼看見似得。

套用那句老話,舔狗不得好死。

“魏大學士此言差矣。”

只見一個四十來歲,稍顯年輕的大學士站出來。

此人正是翰林院學士,通義大夫,張春林。

方才還面如死灰的書生們,頓時豎起耳朵來。

“春林有何高見?”魏星海問道。

“不敢,不敢。”

張春林拱手一禮,又道:“下官只是覺得,魏大學士觀此畫,不生半點邪念,只因魏大學士自身修養高,與此畫毫無關系。”

姜應鱗熱淚盈眶,道:“張大夫言之有理啊。”

張春林微微頷首,又道:“倘若讓一些心術不正的人來觀此畫,他們見到的定是女色,絕無其它。”

申時行、王家屏等人紛紛點頭。

這絕對是事實,為什么三劍客的畫冊一出來,就引得大家哄搶,那只是畫冊,還不是原畫,鑒賞的價值非常小,那么搶的人,肯定都是沖著這女色去的。

“說得好!”

“好!”

......

憋了半天的書生們,實在是忍不住,紛紛為之叫好。

可算是來了個清醒的。

“哪里,哪里。”

張春林謙虛一笑,又繼續道:“佛家有云,這相由心生,同一幅畫在不同的人心中,可能是不同的畫,故此因不在畫,而在于一個人的修養和見識。若心術不正之人,哪怕是看到一位端莊大方,衣著得體的美人,他們心中只怕也是不穿衣服的。同樣的美人,即便不穿衣服站在各位大學士面前,各位大學士心中她也是穿著衣服的。”

此話一出,姜應鱗等一干言官,以及后面的數百書生,皆是瞠目結舌,呆若木雞。

原來不是友軍。

又是一只死舔狗。

饒是郭淡都是目瞪口呆,他預計到了過程,但是沒有預計到會這么精彩,心想,將來還是少與這些大學士打嘴仗,MD,鐵定打不過他們,是非黑白,他們都能說得頭頭是道,而我,就連想吃一口軟飯,都未能說服涴紗,真是書到用時方恨少啊!

“下官只是一時為未忍住,在各位大學士面前大放厥詞,恕罪,恕罪。”張春林神色一斂,拱手言道。

“不不不!”

韋休道撫須笑道:“老夫覺得你說得很有道理,相由心生,妙哉,妙哉。”頓了頓,他又向申時行問道:“不知申首輔以為此畫如何?”

申時行呵呵笑道:“確實畫得很美。”

他能說什么,說女色嗎?那不是承認自己心術不正之人。

這一句“相由心生”,真的可以令那些姜應鱗等人打道回府。

只能說美,說yinhui那就是心術不正。

還吵個什么勁。

更令姜應鱗郁悶的是,很多書生都放下衣袖,光明正大的鑒賞起來,且頻頻點頭,只覺自己受益匪淺,大師就是大師,從畫中都悟出人生來了。

yinhui一詞,從何說起啊!

“此畫雖美,但亦非是人人都可欣賞,倘若讓那些心智不全,年幼之人看到,只怕會誤入歧途啊!”

王家屏突然站出來言道。

他本來看到郭淡孤零零一個人,心生同情,也不打算開口,哪里知道來得都一群舔狗,也明白是怎么回事,心里哪里還有半分同情,而且他真的覺得這畫,不能說不美,確有獨到之處,說是yinhui,是有些牽強附會,但要登大雅之堂,只怕還真得斟酌一下。

“大人說得對,大人說得對。”

只見人群外的郭淡又開始蹦跶起來。

申時行好氣好笑道:“你小子倒是過來說話。”

“是是是。借過,借過。”

郭淡擠了進來,抹著汗,微微喘氣,向王家屏道:“大人說的對,其實我們一開始就意識到這個問題,故此第一回畫展,我們都是發帖邀請,并且畫冊都是贈送指定的對象,不對外出售,盡量保證不會有年幼之人看到。”

王家屏稍稍點了下頭,郭淡說得是實話啊。

郭淡又道:“之后我們又一步步做出改正,這就是為什么后來我們又出版了《進士采訪錄》,而在不久的將來,我們還會出版一系列的畫冊,專門講述此次的冊封大典。”

原來弄了半天,這廝是在打廣告啊!

無恥!

王家屏頓時啞然無語,竟不知該如何說是好。

仔細想想,他們的畫冊還真是越走越高端,從這些畫,再到進士采訪錄,后來都跑到皇宮去畫畫了,覺悟相當高,孺子可教也。

快乐8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