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久久小說網,牢記永久域名 小說久久久的首寫字母 XSJJJ.com 電腦手機通用 !! 久久小說網是更新最快的小說網,無廣告無彈窗,綠色閱讀!!

殺人游戲提供的有價值的訊息并不僅限于運送志愿者的司機以及副駕駛,素子通過街道上的監控攝像頭同樣發現了精神污染源怪物的來由。

副駕駛的青年從車內搬出來的箱子。

那并不是純粹的精神污染源怪物,做為跟它正面交過手的人,祝覺在當時就隱約意識到了這一點。

只不過鑒于對方與米·戈有所合作,制造出一些特殊的怪物也不是多么古怪的事情,所以祝并沒有覺得有什么特殊的地方,而素子在后續的調查中卻無意間發釋放這精神污染源怪物的箱子外邊印著一個特殊的標志。

單純的一個標識自然不能說明什么,之所以會引起素子的特別關注,是因為她在接受夢詢的那名“零”組織成員的夢境中,確切的說是在那處大門后站著的數名特殊人物之一的身上發現了同樣的標志!

銜尾蛇!

這個標志的大致形象為一條吞食自己尾巴的蛇,呈現出糾纏的扭紋狀,即阿拉伯數字“8”的形狀,其常見于各種宗教神話當中,同時也隱喻著相當多的東西。

譬如在煉金術所詮釋的圓型結構宇宙觀中,銜尾蛇象征至高無上的作品,既相融合又包藏對立,是一個既清晰而又模糊的“完美”概念。

銜尾蛇亦代表了“自我參照”或“無限循環”,尤指那些能恒常自我增生的事物,以及循環周期性的自我發展,其中一個好例子就是傳說中的不死鳥,它在自我焚滅的過程中自我繁衍(或理解為“重生”),正是無限循環概念的一種表現。

祝覺手臂上的紋身。

意味著他不僅要找到銜尾蛇的存在,還要徹底的斬斷它!

“這個標志在整個殺人游戲中僅出現在箱子上,我沒有發現其他的地方有存在類似的圖像......不過這恰恰說明了它很可能只屬于組織內部,所以在外界少有透露,當然,也不排是因為某些意外印上去的標志,只不過我認為這種可能性不大。”

素子說話的同時也在整理著辦公桌后邊的抽屜當中的物品,大都是些廢棄的醫療文件,待會兒要拿去扔掉。

窗外雨勢正在擴大,黃昏未至,陰沉的天色以及來會輪轉的路燈光讓人感到壓抑。

“嘖,現有的消息還不足以說明太多東西,肖恩這家伙的情況必須要查清楚!”

如果說這里出現的銜尾蛇確實與當初夢詢出來的結果中的屬于同一個組織,那么這一次祝覺無疑是來對了的。

肖恩是目前他們掌握的所有線索的線頭,想要展開后續的調查,他是重中之重!

“我在千帆城網絡上查詢過三年前的人權游行事件,當時負責報道肖恩的是位于第17社區的凱奇頓新聞社的一名記者,她的記者名為雪莉......這有可能不是她的真名,因為千帆城下城區的混亂狀態導致很多記者都不敢用真名進行調查,刊登在新聞報上的內容也大都是些擔心被人上門找麻煩。”

記者行業并不安全,日益躁動的下城區社會中的新聞熱點很多,但很多時候這些熱點的背后也隱藏著危險。

“能找到她的真實身份嗎?”

連名字都是假的,這個記者自然也不可能讓別人知道她的住所。

“我只能盡力......千帆城的網絡由智腦監控,想要在這種網絡狀態下駭入一些資料庫容易引起注意,為了保證安全,一旦被智腦追蹤我就會切斷網絡,能不能成功在于它什么時候會發現我,17號社區應該屬于偏前列的區域,我不知道其網絡安保力度有多高。”

給東西分三六九等,這是人類一直以來的通病,因此即便是在千帆競渡城出現后,原本的市區完全成為下城區,這其中的人依舊執著于排位。

經過幾年的人員流動,社區號數即社區地位成為默認的規則,據祝覺所知,整個千帆城應該有近40個社區,每個社區的生活人數都在30萬左右。

拋開千帆競渡城,在這40個社區中的前十或者說更進一步的前五,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也算是富人區,剩下的便全是中產階級和底層民眾的生活區。

不過這里是千帆城,三大機械集團對網絡的保護沒有人能夠質疑,甚至于只要他們愿意,可以監控到每個人發送出去的信號以及各個地區的網絡異常,只不過那么做會耗費相當一部分的計算力,得不償失而已。

智腦不是萬能的,龐大的計算力與其用在大范圍監控民眾的訊息,高層顯然更希望將它們用在關鍵性的地方。

當然,在祝覺的前世,某個國家無疑更熱衷于侵犯民眾隱私。

不管如何,素子只能期望17號社區不會被重視,至少她所要駭入資料庫不在智腦的重點保護對象當中。

嘀~

兩人正聊著,辦公桌右側響起提示音,桌面升起的虛擬屏幕上顯示診所外有人,穿著某家具公司的制服,身后的道路上還停著一輛貨車,應該是素子之前訂購的生活用品到了。

“你有買牙刷之類的物品嗎?”

暫停討論,祝覺起身準備去把人迎進來,隨口問道。

“他們自稱是完全配套的物品,連拖鞋和浴巾都會準備,牙刷之類的應該不會沒有。”

素子購買物品時也沒有仔細分辨,只是在網上就近找了家商場而已。

事實上,他們帶來的東西不僅沒有缺失,甚至要比祝覺想象中的還多出許多......

“這是什么東西?”

看著從身前推進房間的直徑接近半米的機械圓盤,祝覺跟著進去問道。

“這是最新的全息投影儀,它可以讓您在房間內享受全方位的視聽體驗,是現在市面上的暢銷物品,因為您在購買時要求面面俱到,所以我們就給您送過來了。”

“你確定我的房間能放下這么多的東西?”

祝覺沉下臉,指著房間內塞的滿滿當當的家具和各種電器。

占據了小半面墻的冰箱,險些把浴室塞滿的浴缸,最奇葩的是一個直徑接近兩米的大型水晶吊燈。

好看歸好看,這玩意兒要是裝上了,一開燈不得把眼睛亮瞎?

出門去找買東西的素子,正想問問情況,卻發現后者正站在走廊的一側,擰著眉頭看向窗外的某處。

“你買家具的時候是不是沒看......”

“你看外邊從左往右數的第三盞路燈下的人。

沒等祝覺問完,素子直接打斷了他的話,手指壓在上唇,像是要遮住自己的嘴型,輕聲說道。

順著她的指點望過去,此時的路燈下正站著一個撐著黑傘的人,從他的站位上看,身體明顯偏向私人診所這邊,手持著一根視聽棒,像是在看什么視頻。

“我們在樓下把家具公司的人放進來的時候他就在那,我放大了視角,他在看的是今天的天氣預報......已經有5分鐘了,我特地查過,明天沒有史無前例的大暴雨,也沒有威脅性極高的酸雨或是冰雹,就是簡單的雨天,他注意的地方根本就不是視聽棒!”

盡管來往的行人和車輛數量不少,但這種明顯帶著某種目的性的行為依舊引起了素子的注意。

“我們來這里的消息有可能泄露么......不對啊,知道我們目的地人只有你,我,還有付英雄,就算我們準備來千帆城的消息走漏,他們憑什么確定我們會出現在這里?”

他們的行動計劃雖說經由付英雄上報過義盟高層,但那只是一個大致的方向,并沒有提及他們要怎么進行調查,在哪兒開始調查。

“或許是本地勢力注意到了我們,所以才派人過來查看情況,我記得義盟在千帆城的情報人員提及過這方面的事情,由于社區環境的混亂,千帆城下城區內的小中型組織數量頗多,幾乎每個社區內都有幫派勢力,關注自己地盤上的情況并不是奇怪的事情,尤其是我們這種私人診所。”

私人診所意味著醫療支持,價位或許比正規醫院要高,但其本身的保密性和較近的地緣位置對于這些三天兩頭就要跟人干架的幫派而言自然是治療病痛的首選。

“看來要不了多久咱們就有的忙了。”

祝覺收回視線,頭也不回的離開窗口。

本地勢力的試探顯然不會局限在派個人在街對面裝模作樣的看上兩眼。

不出意外的話,等診所開張,他們肯定會派人過來探探底。

不過在那之前,祝覺得先想辦法解決自家的裝修問題。

快乐8开奖